版权意识的必要教育

大家在闹的MACP事件,有没有让你了解到吴青峰为了能唱自己写的歌而和林伟哲打官司的逻辑?

2003年,我们自资做《爱你以后》专辑,在大众书局独家卖。和歌手潘沁珈与罗豪安排了好几场活动到各地书局与商场宣传。但因为有关单位都不愿为这个活动缴公开演出版权费,歌曲创作人又都是MACP会员,只要我们的作品在公开场合演出,就必须缴付公演费;于是造成了难题。

相关单位都要求我们负责缴付有关公演费。每场五百的公演费,我们不但无酬演唱还必须倒贴。 再说那几首歌,一年下来再从MACP处拿回的版权费,也许就只有几十块。对于MACP的运作想当不理解。

我们尝试与MACP谈豁免此活动费用,公会当时的解释并非不合理:关键不在于有关收费,而在于公演的版权意识。尤其是因为我们的活动地点都是商业场地。而且,有关公演费绝对不该由演出单位承担。 那是本末倒置的逻辑。

原来当年许多商家都拒绝缴付公演公播版权。在这样严厉的教育与推动下,后来公演与公播执照,已经成了此类单位的必需执照。

Btw,我们那年就进行了一系列不唱歌不播歌的宣传活动。结果999张专辑还是卖完了。610t的诞生,也是这一张专辑的延伸。

近年翻唱录音与视频泛滥的情况,有让版权意识变得更薄弱。也许,适时的震撼教育是必要的。

Sponsored Post Learn from the experts: Create a successful blog with our brand new courseThe WordPress.com Blog

WordPress.com is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newest offering: a course just for beginning bloggers where you’ll learn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blogging from the most trusted experts in the industry. We have helped millions of blogs get up and running, we know what works, and we want you to to know everything we know. This course provides all the fundamental skills and inspiration you need to get your blog started, an interactive community forum, and content updated annually.

一首难听的歌

张起政的作品一直都有一种独特的气味。也许是他个人唱歌的尾音处理方式,让他所写的曲,每一个段落的尾端音符,都像留有一条有话未说完的尾巴。

这一首歌除了有一贯的张起政式的尾端音符气味,还刻意在韵律节奏上制造了时急时缓的错觉。这种歌曲很难驾驭得自然,只是遇上了张智成,再难消化的旋律,在他的歌声中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从气音、假音、转音到唱完依旧在回响的尾音,完全展现张智成的声音特质。

难唱的歌已经是一个话题。彭学斌与周明骏两代词人联手写词,还加上了一个话题性歌名;在这个“有话题才能立足”的网络时代,明显有企划运营上的企图。然而能够做到“能抢眼球也有素质”,才是这首歌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无论从编曲,音乐制作,到MV——尤其是以鲜亮色彩、利落线条与舞蹈肢体、来对比词意较暗层色泽的概念;都属极用心的佳作。歌曲结束后,让人有一种“这歌唱完了吗“的意犹未尽感;将这曲的特色无限放大之际,也让人忍不住想再点击重播键。

MV上载不到一周,超过20万点击率。这首歌到底是因为难听而火,还是反之;不如你也点击来听一听。

Z-Chen 張智成 张起政 彭學斌

ps 张起政入行的试音歌是张智成的《May I Love You》
pps 张起政自己有一首歌叫《好听的歌》

在赤道上唱歌的人

《在赤道上唱歌的人》是唯一能够几乎完整整合大马乐坛近代发展脉络的记录片。13集深入探讨的课题,最后的总结很坦诚—我们更需要的是凝聚力。

能成为这一个发展史的一个小部分,很光荣。希望未来还能扮演这个角色。

题外话;此记录片也是版主个人认为制作水平、脉络与角度都非常高的好作品。无论你对大马音乐兴趣大还是小,看看如何用文字串联课题;用画面制造联想;用音乐带动叙述氛围;用幽默体现角度;用插画反映深层议题,都很赏心悦目。

棒。Astro Go 可完整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