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好人:原创与改编词人的烂关系。

陳威全VChuan的新歌《滥好人》的填词人栏目有一个较少见却相当可贺的志名方式-“作词:洪瑞业/改编词:馬嵩惟”。中文乐坛所看到的“改编词”一般都只出现在译曲的填词栏目,但凭我们对瑞业的认知也该猜到他的原词也是中文。一首原创歌曲其实以版权的角度来说是词曲同体的。若然某歌手只选用了Demo的原创曲而舍弃了原创词;即使一个原创词的字都没有用上;依旧要给原创作词人版权志名并缴费。改编词人的版权则相对较少。从前台湾香港的做法都完全漠视这个项目。重新填词后直接将改编词人的名字标为作词人。有些即使用了原词,修改几个字后加上改词人的名字就以对半的方式刮分版权。

要印证的话,请看任和西洋专辑的创作人栏目,极少分出lyrics and melody。因为无论你负责的是词还是曲,都是联手创作人。

来自大马与新加坡等地的原创作品,因此暗暗吃了好几十年的亏。近年偶尔看到几个改善的迹象。其中几个导因可能性是来自大马的版权代表势力逐渐强大、作品相对增加、或是版权收入大不如前所以台湾方面对于版权兴趣不大而放松了。这趋势,也许管啟源可以指点迷津一下。

较令人好奇的是,瑞业 Ruiye的原创词是怎样的?愿意分享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