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乐评

《姚莉-玫瑰傳奇》用心。感人

《姚莉-玫瑰傳奇》由全大马班底制作,很令人骄傲。当天91岁高龄的姚莉显得很高兴,据了解,她从香港飞来看公演期间的每一场演出啊。

音乐剧选用说书人概念,巧妙的用姚莉的45首歌唱成了她的故事,背后的心思与谱跑非常细腻。杨伟汉还真不赖!前半段较少为人知的剧情尤其感人。国内知名舞蹈人林保旭的编舞简直能用“出神入化”形容。舞者用肢体表达了剧情的张力,有画龙点睛之效果。当中林保旭亲自上阵的《情人的眼泪》特别动人。

从视频上也许没有办法看出舞台用了Video-mapping所制造出来的立体效果。也是由杨伟汉自己设计,其实现场的效果非常理想。上海街景香港景物似乎活生生的呈现再眼前。唱《我永远怀念你》时虽然只是一片落下的雨滴,但在立体呈现的舞台上,杨威汉站在一扇打开的门后,轻轻的唱,效果像是一个在雨中等待远去的亲人回家。

音乐剧除了音乐与舞蹈,也穿插了不少有趣逗笑的手法。当中大家看到姚莉的照片通过电脑特效处理而开嘴眯眼唱歌,很逗趣。

大家不妨带着自己的长辈去重温当年,见证当今。:) 期待往后若再公演,郑泽相老师能带着他的乐团来个华丽的现场演奏。

91歲高齡的姚莉,臉上掛著笑容現身觀賞徒弟楊偉漢首場演出的音樂劇。音樂劇結束後,她還到台前稱贊徒弟唱得跟她一樣好,讓她感動得哭了!目前居住在香港的一代“銀嗓子”姚莉(本名,姚秀雲)特地飛來大馬觀賞由唯一的徒弟,楊偉漢自編、自導、自演,鄭澤相當編曲人的《姚莉:玫瑰傳奇》傳記音樂劇。音樂劇中場休息時,有不少粉絲向前要求握手及合照,如同迷你見面會,姚莉來者不拒,十分親和。音樂劇演出完畢,姚莉亮相台前,楊偉漢問她,“看過你的傳記音樂劇,覺得怎麼樣?”姚莉嘆了一口氣,原以為她要說出自己的“辛酸史”,結果,她說,“我要哭了,你一開始唱,我就哭了,你的歌唱(技巧)進步了。”看過徒弟的演出,姚莉搞笑表示,“嚇了一跳,你唱出了我的心聲。唱得像我一樣,非常好!”楊偉漢自2003年推出向中文樂壇一代音樂大師姚敏(姚莉哥哥)的作品集之後,便與姚莉結下師徒之緣。他用4年籌備姚莉的傳記,當時更有香港人質疑他的能力,唯有姚莉說,“他可以的!”這齣音樂劇可說是姚莉人生的縮影,從她童年說起、卅年代於上海出道、成名、戀愛結婚、家庭生活等一一重現。姚莉的經典名曲有過百首,楊偉漢從中挑選近40首,與鄭澤相重新編曲,再依故事劇情與歌曲串聯,過程艱辛,這些歌曲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包括《人隔萬重山》、《大江東去》、《春風吻上我的臉》、《玫瑰玫瑰我愛你》、《桃花江》、《我要為你歌唱》、《情人的眼淚》,而在音樂劇尾聲,楊偉漢也為姚莉創作新曲《綻放》,為音樂劇留下完美的句點。除了音樂、舞蹈外,楊偉漢也引用了嶄新的視頻映射技術(Video Mapping)為舞台設計概念,加上燈光效果的配合,足以呈獻出卅年代至五十年代的香港場景,讓觀眾更能投入其中。約2小時半的演出下來,觀眾間中不時拍掌,又露出笑聲,看至尾聲,更有觀眾露出“鼻酸聲”。《姚莉:玫瑰傳奇》音樂劇,從6月21日至7月1日,於吉隆坡演藝中心(KLPAC)舉有10場盛大公演,其中8場的收入,將為各個不同的慈善團體及學校籌款。票價分為:223令吉、183令吉、153令吉、123令吉、83令吉,為配合雙親節到來,凡購買5張門票,將獲10%折扣;購買10張或以上者,將獲20%折扣。購票熱線:03-40479000/013-3903235。網上購票:http://www.klpac.org/www.ilassotickets。

Advertisements

滥好人:原创与改编词人的烂关系。

陳威全VChuan的新歌《滥好人》的填词人栏目有一个较少见却相当可贺的志名方式-“作词:洪瑞业/改编词:馬嵩惟”。中文乐坛所看到的“改编词”一般都只出现在译曲的填词栏目,但凭我们对瑞业的认知也该猜到他的原词也是中文。一首原创歌曲其实以版权的角度来说是词曲同体的。若然某歌手只选用了Demo的原创曲而舍弃了原创词;即使一个原创词的字都没有用上;依旧要给原创作词人版权志名并缴费。改编词人的版权则相对较少。从前台湾香港的做法都完全漠视这个项目。重新填词后直接将改编词人的名字标为作词人。有些即使用了原词,修改几个字后加上改词人的名字就以对半的方式刮分版权。

要印证的话,请看任和西洋专辑的创作人栏目,极少分出lyrics and melody。因为无论你负责的是词还是曲,都是联手创作人。

来自大马与新加坡等地的原创作品,因此暗暗吃了好几十年的亏。近年偶尔看到几个改善的迹象。其中几个导因可能性是来自大马的版权代表势力逐渐强大、作品相对增加、或是版权收入大不如前所以台湾方面对于版权兴趣不大而放松了。这趋势,也许管啟源可以指点迷津一下。

较令人好奇的是,瑞业 Ruiye的原创词是怎样的?愿意分享吗?

抢破头的国际组。娱协切忌“出席换奖”

报名参加2012娱协奖国际组10首金曲奖的作品有97首,创新纪录可喜可贺。这样一来可能出席颁奖礼的海外歌手名单也随之加长。孙燕姿、Hebe田馥甄、黄小琥、陈晓东、胡夏、柯震东、倪安东、黄鸿升、罗志祥、郁可唯、丁噹等等都是亚洲具量级艺人。得奖机会随着参赛作品数量增加而变小,娱协奖切忌以海外歌手作为号召而耍起“出席换奖”的伎俩。过去几届也印证娱协奖的意义不在于海外歌手加冕的声势,而在于肯定大马创作人的精神。

 

《2012娱协奖》本地组歌曲的报名数量略减,国际组的报名歌曲数量从去年的81首增至97首。「新人推荐奖」的报名单位,从上届25个单位增至29个单位;最佳迷你专辑,报名数量多达29张,再创歷史新高。「最佳电视/电影歌曲奖」的报名作品,数量多达30首。张智成在十大原创歌曲奖(本地组)一口气报名8首歌曲,国际组也见他演唱的1首半歌曲。陈威全,除了自己演唱的2首歌曲,也一口气报上9首为他人作嫁衣作品。戴佩妮分別以《野蔷薇》、《回家路上》及她组团的《佛跳墙同名专辑》,分別「包抄」本地组和国际组,成报名之冠。宇珩除了以6首歌曲报名十大原创歌曲奖(本地组),也以她为丁噹、梁静茹、张栋樑等人创作的6首歌曲,各自抢攻本地组和国际组。「最佳原创方言歌曲奖」Luke陆秉超以5首歌曲报名,成此项目报名之冠。「最佳独立原创歌曲奖」则从去年22首报名歌曲激增至今届的42首,数量堪称倍增。伍冠谚和饶善强今届相当「多產」,皆各別以8首歌曲报名角逐最佳编曲奖。

 

值得留意的是近期有相当多大马原创作品被香港歌手二度选唱。目前娱协奖国际金曲奖的标准是词曲其一为大马创作人则有资格。若然在这一届以华语版本报名,下一届以其他语言版本报名的资格是必须关切的议题。

近期香港歌手翻唱大马作品的风潮,虽然看来可以解读为大马创作受肯定,却不要忘记香港翻唱的是“台湾流行曲” 而非“大马创作”。这些都是在台湾火红的歌。然而似乎也显现香港原创作品疲弱的情景,有香港80年代出现大量日本译曲、90年代把台湾作品翻得不亦乐乎的趋势。当年香港电子媒体合力拒播译曲,才成功扭转局势。如今会演变成什么局势,值得关注。希望翻唱情景不要泛滥,直接选用大马创作人的原创作品则无任欢迎。

 

近期出现的香港翻唱的大马原创就有:

宇珩作曲,丁噹原唱《一半》~陈法拉翻唱《一半》

 

陈威全作曲,杨丞琳原唱《我们都傻》~ 江若琳翻唱《我们都傻》

 

彭学斌作曲,陈势安原唱《天后》~ 许廷铿翻唱《面具》

 

早期一点,来得及报名(不肯定是否有报名)2012娱协奖的:

方炯镔作曲原唱《坏人》~ 李克勤翻唱《罪人》

本地MV审核特严?

近期本地音乐进步得最神速就是MV的水准。由于网路媒体的普及化,通过MV视频推销音乐已经成为了电台播歌以外的主要趋势。一个拍得好的MV很轻易就通过网友的分享键流传出去。加上网路视频的内容监视宽松,许多本地MV开始挑战传统上被视为禁忌的题材。从床戏、师生恋、轻生、同性恋情都成为选择。像是得到了大解放….. 然而大家也许都知道,传统主流媒体还是有很严格的审核过程,这些能在网路自由分享的故事不一定能登上主流广播频道。

3月份发布首张迷你专辑《PLAYER》的Gina,继首支MV《La Dam Boom》推出并大受好评后,在5月趁势追击推出了第二支MV《Never Mind》,却遭主流电视台拒播!
Gina所属的唱片公司DJS72原以为是素质的关系或当中出现了不明的问题,立刻抽起已上载到网上的MV。在进一步询问后得知,电视台拒绝播出原因或与MV里男女同志的画面有关,但目前还没有一个定案。
因此,唱片公司已经决定重新剪接《Never Mind》的MV,而原版MV里的同志情节或许会全数删减,若有必要也不排除会重拍。
对此,Gina成员们获知后表示:“我们会重新检讨,一定会做个负责任的艺人团体,我们不希望我们MV被视为不良示范,更希望可以推出一个通过所有管道都可以让大家观看的MV。真的感到非常抱歉为大家带来任何不便,请一定要继续关注我们的官方面子书,以及期待《Never Mind》MV的新版本。”

GINA的第一支MV<La Dam Boom>大受欢迎,形象鲜明制作认真。第二支MV<Never MInd>推出后因为电视台禁播选择全面撤下,显示了他们认真的自我要求,同时也反映了主流媒体对于敏感议题的把关依旧严重影响着创意人。唱片公司以主流媒体的审核指南作为“负责任艺人”的标准值得嘉许,只是… 在电视台播映的电影与电视剧都有一些同志情节的同时,对本地MV的审核却如此严格,是相当令人费解的。

反对不反对?

艺人父母反对孩子进演艺圈并非新鲜事。艺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工作时间长、不稳定、没隐私。觉得只要孩子不走这条路就不会遇上同样的问题。然而,艺人也不要忘记自己即使如此艰苦还是守在这个岗位,是因为那是自己热爱的事情。有时候会问艺人:“那么辛苦,若是成绩不理想不会觉得付出都白费了吗?” 不止一次得到这样的答案:“做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因为是自己热爱的事情。”

如果那是孩子热爱的,就没有辛苦与否的问题存在。艺人父母反倒可以为孩子做好所有心理准备,做最可靠的情绪后盾。对吧?

只是啊,曹格到底是反对还是赞成呢?同一个场合出现两种报道,也相当搞笑。要不就是,曹格表达含糊,记者唯有各自解读。

988DJ Kian:谁有曹格的电话号码,帮我call去问一下到底怎样的??